谪涧

嘘——

  很适合于是就填了

  两个屑女人的对话真的会笑死,怎么这么可爱

两抽专武😭诺安你带我走吧

想起来之前罗兰专武一发出的😭😭😭你们别控制帕弥什了,来控制我吧😭😭😭

【墨魂乙女向】身在花丛中,片叶不沾身·七


all✖️兰台 


ooc 一些修罗场 有时会更🚗或者单推


写在前面:兰台拿的不是小清新剧本 跟每个魂关系都很暧昧 会撩拨 会do 但是不会确认关系(暂时)


这样的关系在现世非常不好!仅限于文章yy


请勿上升于诗家!仅限墨魂 












  今天是我生来最羞愧的一天。


  我承认自己觊觎美色,可我也是有羞耻之心的。


  看着门口茕茕孑立的斋主,他没有迈进屋内,手中的太白诗卷已经被攥的变了形。面色很差,眼睫低垂,更别提嘴角了,这是我入斋后第一次见他能有如此表情。


  想来,他知我与双苏那档子事,又知我在和贺监搞暧昧,如今病未愈,又和王勃亲上了——我现在辞退兰台之位还来得及吗。


  于是,我决定先发制人:“杜,杜先生……那个……”


  刚想着要怎么解释,就被王勃打断了。他缓缓看向门口,然后牵起我的手:“子美,我和兰台心意相通,是我主动的。”


  杜甫倒吸口气,眼角竟被染上愠怒:“我看见了全程。”


  哦豁,完犊子。


  “杜先生,我可以跟你解释的。”我抽出王子安的手,忽略他那有些失落的眼神,“子安,你先睡吧。”


  语毕我掀被下床,王子安迅速将他那披肩圈住我系好。


  “兰台,更深露重。”


  “好好。”我无奈笑笑。


  你迈步走到杜甫面前,熟悉的拽着杜甫宽大的衣袖:“杜先生……你先进来嘛……”


  “……”杜甫站在门外不动,复杂的盯着你。


  “你不进来,那我出去?”你迈出兰台小筑,然后拽着他走向广厦前的湖边。他就这么任由你拽着走。





  明月斜挂,石子路上两人无言。小姑娘没有回头看他,错过了他失魂落魄的表情。


  我知众墨魂未睡,广厦前的湖泊又常有魂在,杜甫应该不会把我怎样。


  待到湖前我停住脚步,转身栽进他的怀中。


  这次他没有回抱我。


  “子,子美……”我心中慌了神,这剧情发展不对啊。我在他怀中闻着那熟悉的竹墨清香,眼前突然浮现他眸子看着我和子安的那份不易察觉的,嫉妒。


  我缓缓松开他,不可置信的对上他深沉的双眼。


  “杜先生……?”


  “……”


  他闭眼,转身。




  自我第一次见到墨魂斋斋主杜甫至今,并未对他动过任何恻隐之心。他对我而言就像我不可失去的兄长,是我尊敬的长辈。


  在现世不能留的眼泪,我可以在他怀中热泪潸潸。在现世最开心的事,杜甫定是我要告知的墨魂。斋里他对我呵护备至,还偷偷帮我买介甫不让带进小筑的奶茶。


  他是合我胃口的异性,可我对他一直保留尊敬。




  “兰台怎么跟着子美回来了?”尴尬氛围中,李白走出广厦,隔着那湖面,看着我们。他穿着内衫像是正要准备入睡。杜甫闻言面相他,眼神从未在我身上滞留。


  “……太白,你又为何只穿着内衫就出来了。”我面色恢复,默默向斋主挪步,避免让李白看出端倪。


“马上就是卯时了,不如睡前醉月,倒是兰台怎的出来了?我听子美说你还是要好生调养的。”李白看了看面色不佳的杜甫,“子美这是……?”


  “太白,兰台和子安心意相通,我劝你还是莫要再坚持了。”杜甫清冷开口。


  “……子美何意?”李白本还有些温润的眸子不快的看着我身旁的杜甫。


  他们二人中微妙的氛围代替我与杜甫的尴尬。我难以言喻看着杜甫,他的面上似是有些……得意?


  “表面意思。兰台大病未愈,子安照顾兰台悉心有佳。兰台醒后与子安互通心意,且子安已向我声明。”


  “……”李白面色霎时暗沉,他御剑飞到二人面前。这时他认出这披肩是王勃的,蹙眉道,“兰台可想好了?”


  “不是的……”我眨眨眼,心虚道,“只是谢礼罢了,没有杜先生说的那些。”


  这下轮到杜甫蹙眉:“兰台表达恩谢的方式,真是……”


  “什么方式?”李白看着你。


  感受到李杜的眼神直勾勾盯着,我竟热漫爬上面颊,眼神飘忽不定:“只是现世的一些……唔,微之你来了?”


  “兰台,子美,太白。”元稹走出广厦,“我正准备去点卯。”


  李杜暂放过我,朝他微微点头道早。


  “带我一个!”我像看到救命恩人般。


  “兰台怎的还不睡?”元稹察觉到这微妙的气氛,顺势转移话题。他走过来正欲解下他的湖蓝披肩,却看到我身上朝霞红。


  “这件多单薄,再披件。”元稹若无其事的裹上。然后迈步向前,见我无动于衷,疑惑回首,“兰台不回去吗?”


  “回,回去。”我连忙跟上他,不敢回头看李杜二人。






  元稹和你并排走回小筑,可这一折腾,令本就还烧着的你有些犯迷糊。


  “我抱着兰台吧。”微之转头实在看不下去你迷迷糊糊的样子。


  “微之不用……!”


  他直接拦腰抱起你,此时缩在他的怀里,竟有些说不出的安心。


  “兰台刚才跟子美太白他们闹矛盾了?看你像是被他们说得挺紧。”


  “他们没事,我的问题。”


  “兰台有什么问题?”


  “就是些男女之情的事情。”元稹对于爱情,倒是很开放的,你想来跟他浅说也无妨。


  “……谁追的你?”


  “啊……?不是。”听他的语气,怎么有股醋味,“唉快到小筑了,子安还在里面,放下我吧。”


  “无碍,你看门都没关。”元稹直接把你公主抱回兰台小筑。


  王勃大抵是回广厦了,小筑没有他的身影,你有些担忧他见到李杜二人会不会吵起来。点卯后你跟元稹寒暄几句还给他披肩他便去上工了,脑袋昏沉,你只能缩在被褥里浑浑噩噩的揉脑袋。




  “怎么还是不让人省心。”


  “谁……”


  “王安石。”


  “!!!”本还迷糊的你瞬间清醒,“介甫……”


  “你睡吧,我只是远处看你翻来覆去的。”



  你惊醒坐起身,天明亮,鸟儿啼叫,点卯册已到第六行,才发觉这不过又是南柯一梦。


  “兰台。”这时你才发觉王勃坐在点卯册旁的凳子上,白鸢不知飞去了哪里。


  “子安啊……”你坐上他的双腿。他先是看了看恢复情况,确实没事后直接抬高你的大腿,然后深深吻下去。


  “兰台……兰台……”他忘我的吻着,还不忘呼喊你的名字。


  我已经看不见那窗外的白昼,只有满眼的朝霞。他实在是太高了,我甚至怀疑以后关系更近时干那档子事会不会很痛。我想问他回广厦后有没有跟李杜他们吵架?又想问他知不知道我与其他人的事,都被他用吻堵住了。


  “兰台分神了。”他离开我的唇,带出点点银丝。


  “我想问你好多东西。”


  “嗯。”


  “你回去没事吧?”


  “没事。只是知道,我又多了两个情敌。”


  “……又?”


  “呵,没什么……”他接着用柔软的唇瓣堵住我。


  我内心五味杂粮,可最终还是被他再次推入舌尖搅的神魂颠倒——这分明与昨天呆愣的他判若两人。






【墨魂乙女向】身在花丛中,片叶不沾身·六


all✖️兰台 


ooc 一些修罗场 有时会更🚗或者单推


写在前面:兰台拿的不是小清新剧本 跟每个魂关系都很暧昧 会撩拨 会do 但是不会确认关系(暂时)


这样的关系在现世非常不好!仅限于文章yy


请勿上升于诗家!仅限墨魂 


注意本章有魂力的私设












  “韩退之,这是兰台闺房,你不可进!”


  “梦得何出此言?子厚都能进,在下身为兰台老师,为何不可?”


  “总之,这次情况特殊,你不能进去,哎——别!”


  韩愈冲进屋内,斋主、柳宗元、李清照、和王勃在兰台卧前看向他。兰台被四魂的身影遮住,想来是还未清醒。


  “我拦不住他,韩退之非要进来。”生活不易,梦得叹气。


  “愈听闻兰台随子厚出了溯源便昏迷不醒,一时失礼,还望各位见谅。”韩愈微欠身,“所以,这是又怎么了?”


  上次兰台失踪两天全斋都在找她——听话的小姑娘就算请假半天也是会提前说明的。韩愈去了现世,怎么寻都无果。最后隔天是贺监抱兰台回来的,随后只告知兰台在斋内昏睡,其他的半分都不知晓。


  韩愈凝魂千年,魂生初次真真正正的体会何为挫败。


  “有些烧,而且……”王勃垂眸,“我前后仔细看,除了有些阴虚,脉象只是普通发热,可兰台不愿醒。”


  “怪我。”柳宗元蹙眉。


  “子厚,墨魂魂力暴走本是难以预料之事,更何况是在溯源。”杜甫在旁边拍拍柳宗元的肩膀。


  “不,斋主。”柳宗元转身用手背贴了贴你的前额,“我开启此溯源本意是提醒兰台莫要失了初心,谁知自己却迷失方向。还……”


  “还强灌了她掺了魂力的酒。”


  “什么!?掺了魂力的酒?!”众人惊叹。


  “子厚怎会如此?”韩愈疑惑道。


  “我控制不了自己,原本是桃花酒的,可……”


  “魂力暴走,墨魂自身散发的魂力会附着在四周的物体上。”刘禹锡双眉低耷,是刘郎少见的表情,“物极必反,墨魂碰上过剩的魂力都会难受一阵,更何况体虚如兰台……”


  霎时六魂拥在床卧前,王勃面色凝重,“这样一来,倒也说得通了。兰台发热的病因是体内魂力存在超过自身能承受的。至于何时醒来……估计得看魂力的影响了。”


  “那,过剩的魂力如何散去?”李清照攥了攥衣袖。


  “……兰台因魂力病倒也是斋内头一遭,目前一切都是未知。”杜甫移开看你的视线,“子厚,稍后随我去找趟存中吧。”




  众人离去,仅剩王勃守在兰台床前。白鸢用冰冷的嘴勾轻轻贴贴你的面颊,似是在安慰。


  而与他心连心的八尺男儿子安坐在兰台身旁拿了本«墨魂学»,不远处的床头柜上放着厚摞书籍,他痴语般喃喃,“怎么会找不到……”


  明月皎皎,星粒闪烁,点缀着夜幕。窗外竹影斜洒,鸟儿扇动翅膀划过天际。窗户未支,屋内一豆烛火跳动,晕开王子安身上的朝霞,也挡住屋外清冷的月光缕缕。


  其他人被斋主命令不可进入兰台小筑。梦得煎好药,和子安一起喂了兰台后,嘱咐两句后便离开了。


  “兰台在做什么美梦呢……”王勃脱靴侧躺在你身侧,肘着脑袋盯着那个还在昏迷的小姑娘。地上散了一瘫书籍,仔细看来那都是些医学类书籍。刘禹锡来时被这情形还噎了一下。


  鸢儿困得迷了眼,王勃勾起手指给他顺毛,“鸢兄困了便睡吧,我也睡了”


  “晚安,兰台。”





  我在做梦。我知我在做梦。


  梦里,我趴在墨痕斋活动室中央地板上,白炽的灯并未开,黯黮无光,四周围绕着所有的墨魂。我看不清他们的脸,但我认得他们的衣物。他们的阴影笼罩着我。想要起身,腿却不听使唤,于是我艰难的匍匐两步拽着“杜甫”的下摆衣角。


  “杜先生,这是怎么了?”


  “杜甫”毫无反应,我又匍匐到他身旁的“李白”面前。


  “太白……”


  “李白”毫无反应。


  想要清醒,我尝试爬出他们困住我的圜局,无果。他们就像是被执行了特定指令般,待在原地不动。


  “唉……”我叹口气,想来我是被柳先生灌了酒后困在这里的,难道堂堂第四十二任兰台就要被困死在这里吗?不,不会的。


  我开始寻找除了他们呆若木偶在这四周最诡异的地方。没有开灯,他们都站在黑暗中,甚至不愿靠近月光。双腿得以恢复,我起身试图硬闯,无果。


  “我说,这到底什么情况啊。本兰台要出去,我要出去!”


  “兰台”二字就像是触动了他们的机关,众墨魂的声音从四周齐传来。


  “兰台。”

  “兰台妹妹。”

  “兰台。”

  “兰台。”


  这环绕音属实把我吓够呛,但令我慢慢摸索出去的路又近一步。我吞咽口水,尝试着小心道,


  “兰台想要出去……”


  谁知这一言,众墨魂齐刷刷向我走来,我慌了神。红袖将我拉入他的怀抱,我知这是王安石;紫杉又将我拽出去,我知这是晏公;纤细的手指抚我的发,我知这是鱼玄机。


  “放我出去……”


  几十双手同时靠近,恐惧感涌上心间,在我感到严重威胁时,画面暗去。




  “!!!”


  “!不怕不怕……”王勃欲睡见你惊醒坐起,连忙起身拍拍你的后背顺气。白鸢被吓的跳到床头柜上。那温柔的烛火柔和了王子安的轮廓,他微笑着揉揉你凌乱的发。


  “子安,我没事啦……”我声音有些嘶哑,想来是还受那魂力影响。


  “这是温水,喝了吧。我先给兰台把脉”他本还困得混沌的眼神瞬间有了活力,他的手指轻柔附在你的手腕处。


  “子安你的手好大啊……”


  “……兰台?”


  “不不,没事,是我孟浪了。话说,现在何时了?”


  “凌晨两点左右。”他将手移开,手腕处还留有他的余温,“还是有些烧,其余一切都好。我去抓点药,兰台顺便发个微信通知下斋主和各位吧。”


  白鸢跳到他的肩膀上,我看着他那抓药的身影,朝霞红已经吸引不了我。我直勾勾盯着他那双细长白皙的手指捏住灰绿的草药,在将它们捻、按、推。


  真想让他这双手狠狠……停停,不能再想了!你咽了口口水,警告自己色即是空。


  “咳,兰台何故盯我?”他头也不抬继续煎药。


  “子安好看嘛。先不管这个,再过两个小时不到就要点卯了,你先睡吧。”


  暖橘色的光遮住了他微红的耳尖,“我睡过了。”


  “要是鸢兄没有闭上眼睛我就信了。”


  “……兰台喝完药我就睡。”


  两人相视一笑,你拿出手机点开墨痕斋总群。




小四十二

  “我醒啦,各位不用担心,子安他将我照顾的很好(配上小猫表情包)”



聊天界面瞬间轰炸。



桃花郎

   “兰台醒啦!我也有给兰台煎药的哦”


摩诘

  “兰台醒了就好”


少陵

  “兰台稍等,我马上前去。”



……



小四十二

  “?大家怎么还不睡啊”


微之

  “差不了多久,干脆就不睡了。”


JEFF

  “明日斋务交由我完成,你好生休息。”



  霎时,我的耳边似是停留王安石的低语。仅仅是屏幕上的文字,足以令我安心。



退之

  “愈附议。”




  “看什么呢这么开心。”闻到股浓厚的中药味,我蹙眉看着端来药的王子安。


  “不行。”他看穿了我的小情绪。


  “……不要。”


  “这有方糖,嗯?”


  “唔,好吧。”


  皱眉喝下那要命的苦药汤,忍不住要吐舌。王勃拿出方糖递给你。看着他那有些发红的脸颊,你挑眉。


  “子安。”


  “怎么了兰台?还有哪不舒服吗。”他侧身坐在床上微微弯腰,视线与你齐平。


  “是啊。”剥开糖纸塞入嘴中,甜味自舌尖扩散。你心中赞叹这方便的姿势,然后双手捧住他的脸,闭眼贴上他的唇瓣。


  他的唇很软,比韩退之的软很多,比苏子瞻苏子由的也要软。想来他定是凝魂后初次接吻,不然也不会当场愣住。可惜了这方糖,不可同享这甜味。他未张开嘴,我也没有主动到那个地步。


  熨帖了会,我松开他僵住的身子。


  “照顾我的奖励。”我盯着他鲜妍艳笑,却在看到门口那身青衣愣住。


  是斋主。






【墨魂乙女向】身在花丛中,片叶不沾身·五


all✖️兰台 


ooc 一些修罗场 有时会更🚗或者单推


写在前面:兰台拿的不是小清新剧本 跟每个魂关系都很暧昧 会撩拨 会do 但是不会确认关系(暂时)


这样的关系在现世非常不好!仅限于文章yy


请勿上升于诗家!仅限墨魂 













  贺监救走兰台,宣告了双苏想要吃独食的失败。我与双苏之事,当事人没有同任何人提起,事后在场的三位也都保持着沉默。


  同样的,双苏这段时间未主动与我往来,每天除了在点卯册上看到他们的名字,便无联系。苏爹爹曾询问过我是否与他们发生争执,易安姐姐也问我为何不叫上子由一起开黑了,我皆摇摇头应付过去。


  之后的日子,墨痕斋回归正规,忙碌充实。兰台有着做不完的日课,与梦得观光一起打闹,同各位姐姐讨论帅哥。韩愈见我少有独身之时,便减少在课上与我调情的时间,大多数还是用来讲课。


  大抵唯一不同的,是我对贺监的态度——


  “贺监,我来啦。”我缓缓迈步到他那沉睡的豆袋前,他睁眼见是我,抬手一拉我坐于在他的身侧。臂袖一揽我入怀,刹那间佛香气息如春风拂面。他低头埋在我的颈肩,我能感受到他情绪不高。


  “做噩梦了?”我回抱他,看不见他的脸,但能觉得到他似乎在盯着我身后的某处。


  “嗯。”他发出闷闷的应和声,“梦见兰台不要吾啦……”


  谁知道他是不是真梦见我离开他,我没忍住笑出声,他顺势在我腰上掐了一下。


  “是真的呀,侬不要不信。”


  “好好,我会一直陪在季真身边的。”


  “……”


  贺监沉默,你似是以为他认为我说的话没有可信度,揉揉他的发,“我会陪着你的。”


  “兰台,子厚找你。”


  斋主如轻柔流水般的声音如惊雷般炸在我的身后。你连忙放开贺监,回首看向那一身青衣,他面色不佳,仔细看有些愠怒的预兆。


  “二位真是好雅兴。”谁知他酸溜溜的来了一句。


  “杜先生?怎么了。”我装作无辜的样子,起身走向他拽拽那宽大的袖子,“劳烦杜先生带我去找柳先生吧,想来是催我最后一项日课了。”


  贺监轻笑,“劳烦子美。”




  明明知道柳先生此时应就在小筑等我,可我还是让杜甫领我同去。看着那宽厚的肩膀微垂,再联系刚才他的一系列举动,想必是吃醋了。你果断从身后抱住他,双手环住他的腰。


  “!兰台……”他呆住。


  “噗,斋主近日怎么愣愣的。”我断定他这是认为自家的姑娘跟他人亲近了,没有任何他意,大胆道,“我是最近跟贺监走的进了点,可拥抱这种事我跟杜先生做的难道还少吗?”


  忽视他那粉红的耳尖,我接着大言不惭。


  “我一直都很喜欢子美呀。”


  “……不兰台,我,我并非此意。”


  难得见斋主舌头打结,他想继续说些什么,但很快放弃。杜甫的手覆盖我环在他腰间的手,“子厚已等候多时,想来太白还有些事找我,在下先告辞了。”

  

  语毕他转身揉揉你的头后快步离去。






  “柳先生,抱歉我来迟了。”


  柳先生不因我迟到而气恼,而是坐在椅上检查我的日课,点头道,“无碍,兰台日课完成的不错。不过,说起最后一项,目前所有墨魂溯源均已解锁,兰台可自行挑选溯源回溯。”


  “唔,那便去柳先生的溯源吧。”


  “嗯?”


  “不可以吗柳先生?”


  他轻摇头,“非也,只是没想到兰台会选我。”


  “哈哈,柳先生的溯源也很有趣呀。”


  他嘴角勾起,将手中日课放下,“溯源情景瞬息万变,兰台若是准备好了,便启程吧。”




  白光散去,视线逐渐清晰,面前的红墙绿瓦,肃气逼人。行人无不低首垂目,正是一座巍峨宫城。


  “快些,快些,别让相国恼了,那可不好办呢。”


  侧身宦官催促你,内心疑惑,但也跟着去了。


  “……臣蒋武,拜见相国……?”


    “政事堂离史馆不过一墙之隔,右拾遗却走了足足半个时辰,看来果真是修史太过辛劳,身子不济了?”

  

   面前红衣相国阴阳怪气开口,这熟悉的一幕让我明白这溯源是«与韩愈论史官书»,只是为何柳先生会带我来此?


  “柳,柳先生,咱们可不可以去其他溯源呀。”我抬头对上“相国”的眼眸,我知他是柳先生所化。想起这溯源要做一大堆违心之事,便觉得不快。谁知柳先生并不听我,接着他相国的台词道

  

  “哼,你可知今日宣召所谓何事?史馆呈上来的前朝实录是你主持编修的吧?卷端上白纸黑字,可写着你‘蒋武’的大名呢。”


  “……呃,是臣哪里写的不好吗?”破局之法应是顺他心意,我便顺着他继续说下去。


  “呵,哪里写的不好?你可知道自己犯了什么忌讳,这里头写的东西也是你能写?你配写的吗?”


  “那您说怎么写,臣就怎么改,这样可以吗?”


  只见“相国”的胡须挑起又放下,抿嘴蹙眉,挥袖背手,“你身为史官修撰,不仅笔下有大逆之言,居然还藐视当朝宰辅,裴垍一党其心可诛!”


  “臣按您心意,哪里藐视?”


  “如此正是,你身为史官,却被他人言语左右……”


  想来是乱了阵脚,你没忍住笑场道“柳先生,您就从了我吧,我真的想去别的溯源。”


  那“相国”的身影似是在叹息,周围万物如流沙散去,再聚拢,形成无情铁栏杆与冰冷的泥地板。光线骤暗,墙壁似乎还有未干的血迹。头阵痛,你内心重重疑虑,这莫不是我秉笔直书大骂相国的那次吗?这次分明什么也没做啊。


  “兰台,兰台!”愈然,梦得的声音在脑中响起,“子厚他魂力暴走了,他的东西在墨痕斋正在消散,我去找斋主你快想想办法带他回来!”


  一个着急,我冲到那牢前,双手紧攥那生锈的栏杆,“柳先生!柳先生!”


  青衣飘来,分明是柳宗元的模样,嘴中念叨的却是狱卒的台词。


  “什么柳先生?蒋武,你还真是发了癔症?”


  他用清冷的声线道来,你竟觉得是位老师在训导我,可此刻不是纠结这件事的时候。


  “柳先生!您看看我,我是兰台啊,咱们快归斋吧!”我隔着那栅栏拉着他的手摸向自己面庞,“我是货真价实的兰台,您现在是柳宗元,不是狱卒,咱们现在需要归斋!”

  

  “看来你确实是癔症突发,竟与那逆臣有所瓜葛。想见柳宗元是吧?来,你把这杯毒酒喝了。永州那破地方,等不了多久,你的柳先生就会下去陪你了!”


  他指尖闪过白光,一手捏住你的嘴,一手端酒。挣扎无果,你被硬生生灌下这杯酒,顿时觉得头晕目眩。来不及咽下的酒水滴在胸前的衣襟上,咳嗽着向后退去。


  你脑中想来原剧情这不是桃花酒吗,为何如此呛人?我卡着喉咙蹲在地上。


  柳宗元隔着栏杆看你,牢内光线昏暗不明,我的眼神亦然,昏过去之前,只听到杜甫赶来的声音——“兰台!子厚!”




【墨魂乙女向】元旦之约

阳历年快乐!


迟到的元旦短打


有关兰台放假各个魂陪玩


出场墨魂


刘禹锡/王昌龄/沈括/贺知章


ooc


请勿上升于诗家!仅限墨魂










刘禹锡·日出


  “兰台要是困了可以先睡会。”


  “我不困。”兰台嘴硬道。


  “噗,兰台要是眼皮没有打架的话,我还是相信的。”


  昨晚兰台早早睡下,答应了陪梦得一起看日出。可子时从床上爬起来登山,对兰台这个宅党可谓磴几不可登。


  夜露深重,更别提这二九不出手的寅时。山风刮过,呼呼作响。得亏穿了羽绒服,否则就被穿透了。


  正如梦得所言,我已顾不得什么月明星稀,闭上眼全凭他拉着我迈着步子登上节节台阶。最初,他拽着我的袖子,直至我差点将自己绊了一跤后,他开始牵着我的手。


  “笨蛋兰台,要不我背你?”


  “说谁笨!我不要背,太羞耻了。”


  他轻笑,语毕两人继续上路。他就这么一直牵着,久到我已经习惯了他的体温。有对小情侣来登山,见此女方嚷嚷也要牵手,男方勉强答应。我脸红想要抽出手,不料被梦得钻入手缝,握紧,十指相扣。


  最终卯时登顶,我们见到了那极天云一线异色,须臾成五采。脚下踩着云朵,如梦境般,虚幻缥缈。侧头看去,梦得的眼睛被照的亮亮的,察觉到我的视线,他冲我轻笑。


  手指被他牵到嘴边,他轻啄,然后眼睛深情的凝望我。


“愿我能成为兰台新年的第一缕阳光。”












王昌龄·草原


  “少伯!!!开太快啦——”


  “小兰台说什么——”


  “车,开太快啦——”

  

  “还可以更快,哈哈!——”


  救命,如果回溯到上周,我定不会答应王少伯来大草原。这北风卷地白草折,再加上经过改装的车,我的后背就没有离开过椅背。嘴巴紧抿着,手紧握安全带。


  “小兰台,新的一年要勇敢去闯!来这大草原多享受。”虽是这么说,但他踩油门的脚稍抬。


  不过,在大草原上闯荡确实爽快。长郊草色绿无涯,辽阔无垠。风刮的草波不逊那荷波,甚至更震撼。适应了这快速度,我缓缓开口,“少伯,车窗放下来吧。”


   “哈哈,我就知道小兰台会喜欢的。”他不知按了哪个按钮,车窗和车顶缩到后方,直接变成越野车。


  我将安全带解开,起身张开双臂,任凭草原的风穿过。拂面草香,我闭眼享受。去年已经很辛苦了,沉寂在这广阔无际之中,是解压的。少伯见我面带微笑,嘴角勾起继续前进。


  深入草原,少伯停车。太阳即将落下,晚霞向辉,为这满眼青绿照耀一层金霜。下了车,才发现他后备箱聆郎满目。


  “少伯这是,要烧烤?”我震惊的看着那齐全的烧烤器材。


  “是哦,既然到了这草原,怎么能少烧烤。”他燃起篝火,点点火星跳动。


  我坐在石头上看他几下就安置好的装置,闷闷道,“可以带些给斋里。”


  他撒上孜然,“回去都凉了,不如两人私吞。”


  “?吃不完”


  “吃多少烤多少,不浪费。来,尝尝这羊肉串。”


  我接过那肥瘦相间的肉串,表面羊油摇摇欲坠,肉块大小合适,表面烤的焦脆,一口咬下鲜嫩多汁。在配合表面的孜然,可谓一绝。


  “小馋猫。”他宠溺的用纸巾擦去我嘴边的油渍,轻刮鼻,“都是你的,慢慢吃。”


  要说霞光朦胧了他的轮廓,那火光则柔和了他的棱角。


  饱餐后,我跟他并肩躺在柔软的草坪上赏月。


  “少伯。”我盯着那独轮明月,“以后出游能不能多带带我,我感觉我压力好大,各种方面的。”


  “小兰台。”他侧颜对着我,揉揉我的发,“只要你想,随时随地都可以。”


  







沈括·逛街


  明明应该陪闺蜜出街游玩的日子,却偏偏应了沈存中“进货”——帮他买东西。


  “小后辈笑笑嘛,不过多买一些东西而已嘛。”


  “要是这五车东西称之为‘一些’的话。”我嘴角抽搐,“反正是为斋里买东西,你给自己买的可不给报销。”


  沈存中的嘴角肉眼可见塌了下去,“哪有,鄙人一向讲究诚信。”


  我顺手拿了个工具包,“这个,全斋也就前辈用吧。”


  “王少伯也用。”他挑眉,“这里面东西更齐全,方便大家修理。”


  “那这个呢,单片眼镜?”


  “其他人也不是不能用。”


  “露指手套?”


  “……没准其他人喜欢呢。”


  “那这这几大包装饰的花里胡哨的呢。”


  “给大家的礼物。”


  “口红?”


  “……”


  “哈哈哈,前辈这是要买给谁?买给自己?”我把玩着镶满钻的娇兰,“嘶,前辈真是好眼光,这口红我平时都舍不得用的。”


  “所以是买给你的……”他小声嘟囔。


  “所以什么?”没听到后半句的我,疑惑道。


  “没什么,口红费用算鄙人头上。”他拿走我手中的口红,似是突然想到什么,坏笑着盯着我的唇。


  “前辈……你要干嘛。”我被他这熟悉的奸诈笑容吓得后退了一步,却抵住身后的货物。


  “鄙人觉得,新年采购是时候检验下质量了。”他抽出口红管,涂于自己的唇。


  我被他这动作惊的不知所措,他单手除去眼镜,白发衬得他红润的唇显得一丝娇艳。少顷,他低头落吻。喘息间,他缓缓道,


  “小后辈,这次的礼物可还满意?”




  




  

  





贺知章·晚会


   “贺监,别看那跨年晚会了好不好,反正是个阳历年。”我在懒人沙发中打了个哈气,“早点睡,晚安。明早起来继续做打工人咯——”


  刚起身,就被他拽回沙发内,靠在他的身旁,他抬眸,“好不容易兰台有空,就陪陪吾嘛。”


  “这又没什么好看的。”我撇撇嘴。


  “吾看着蛮好的。”


  “……贺监你要是看电视一眼我就相信你说的。”


  他青绿的眸子撇去一旁,“侬存心拆穿吾,吾好生心痛呀。”


  似是真的受伤般,他捂住自己的心口,转过身去不再看我。因此,他那边的懒人沙发陷得更深,我被这沙发挤到他身边,不料直接趴在他的胸膛前。


  “季,季真……”我支支吾吾,“那个,对不起,我这就起来。”


  正想起身,他直接将手搭在我的腰上,“别嘛,陪陪吾这把老骨头,就俚个亮月,好的伐?”


  另一只手将我的头发别与耳后,他眯眼笑着。这位置看着他,风景甚好。可恶,该说不会是千年的魂吗,完全无法拒绝吧。


  “好好。”我粉红了脸应着。


  就这么,我在他怀里躺着看那跨年晚会,但什么也看不进去。那电视上跳动的小人在我眼里不过是几个色块与像素点。脸颊滚烫,贴紧他的胸膛,能清晰听清贺监的心跳声。安心,为之沉迷。我的呼吸与他逐渐同步,我们是一体的。


  “季真,我困。”我喃喃道。


  “行吧,吾不折腾侬了。”他轻笑,“阳历年最后一声晚安,由吾来对侬说伐。”


  “好兰台,晚安。”










【墨魂乙女向】身在花丛中,片叶不沾身·二


all✖️兰台 


ooc 一些修罗场 有时会更🚗或者单推 


写在前面:还是要说一下 兰台拿的不是小清新剧本 跟每个魂关系都很暧昧 会撩拨 但是不会确认关系(暂时)


这样的关系在现世非常不好!!!仅限于文章yy


请勿上升于诗家!仅限墨魂












  自上次与韩愈接吻后,这几天的日课他似乎都心不在焉。而我最喜欢的,就是继续挑逗他。


  他就正坐在桌子对面,只要抬脚,便可踩上那处。于是我默默脱履,凭借着感觉,缓缓按上去。


“云,龙之所能使为灵……兰台!”


“怎么了?韩老师?”


  他被我这无辜之状所怔住,眸子撇去一旁,“…之前,是愈的过错。课时贴近你也罢,醉后吻你也罢。然,你不必如此。”


  “退之不喜欢吗。”我站起身子,脱去另一只鞋,缓步走向他,“抱歉让老师失望了,可我,并不是什么好孩子。”


  坐上他的腿,把那碍事的古文抽走。


  “老师说我巧言令色,明明自己才是”手指挑起他的下巴,“恐怕韩老师自己不知道吧,仅仅这张脸的存在,不必巧言,亦能让我愉悦。更何况……”


  “你没有推开我。”


  似是受不了这般,他微微低头,落吻。直至后背紧贴散落在桌面上的诗文,双腿微微拱起,舌尖的交汇与跳动。


  咽不下的汁液顺着下巴流淌,点落在笔墨上。像是山涧般,这吻不同上次的小心翼翼,而是彻底的颤抖与沦陷。


  他扔掉我的外套,我褪去他的发簪。发丝落在面颊上,有些痒。面色微红,这次没有醉酒,可他的喘息更令我沉醉。


  吻落颈脖处,朵朵花开淡墨痕。我甚至被推到桌子中央,揉皱身下的诗篇。


  而下一步的关系 却被我制止住。


  “退之。”嘶哑的嗓子令我自己都缓了一秒,“可以了。再继续,他们该心生怀疑了。”


  面上的失落是难以掩盖的,他叹口气,“兰台,恐怕有所不知。”


  “不知何?”


  “……算了。总之,兰台要小心周边的每个墨魂。”




  整理好衣物,揣着疑惑的心境回归兰台小筑。这一路上右手一直都扣着脖颈,想到刚才韩退之的作为,脚底有些发软。


  “幸亏没遇上其他墨魂……”


  “遇上了怎么办呀?”


  “!!!”


  看到苏东坡在我的座椅上坐着的那刻,我就知道,要完。


  “兰台这是怎么了?”他起身,三步并两步跳到我身旁,“手怎么一直遮着脖颈,来让东坡哥哥看看吧,没事,有困难一起解决嘛!”


  “我……”


  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口。


  见此,他也明白发生了什么。像是被噎住,他挑眉道,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兰台是刚结束日课?是谁?韩退之?柳子厚?还是王介甫?”


  他生气了。我从未见过带着怒气的东坡,虽说还是一如既往的带着笑意,可眼神却暗藏怒火。


  “……”


  死一般的寂静,甚至能听清窗外的风声。默默,我将手放下,朵朵花绽放。而东坡的脸,更黑了。


  “兰台不说的话,我就去挨个问。第一个找谁呢?王介甫?”


  “!别!”我惊叹。是谁都可以,这件事可千万万不能介甫知晓。


  “那就是他咯?呵,他倒是大胆。敢对我们的兰台下手,别担心!我东坡哥哥一定会替你出这口恶气的!”


  语毕他便往门外冲去,我拉住他的袖子,“不是他!东坡哥哥,这件事,别跟任何人说,好不好?”


  他缓缓回首,看我一副快要哭的样子,终是败下阵来。他轻拍我的手,而我撒手对上他的眼眸。他是不忍心戳破这窗户纸的,哪怕嘴角没有勾起,哪怕他嫉妒的想要在脖颈盛开更多的花。


  “东坡哥哥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可这件事是你情我愿的。到时候自会揭晓是谁,你就别再深究了。”


  只见刚回神的东坡霎时眉头紧皱,又舒展开,“兰台,你知道的,我只是不希望别人欺负你。”


  他向后退一步,声音有些缥缈,“却不知何时,你也要疏远我吗。”


  “我,我没有。”看起来,他是真的受伤了,“东坡哥哥,你别难过,我赔你不是。咱们改天一起去踏青好不好?”


  “真的吗!不愧是我好兰台,择日不如撞日,出发吧!”


  他一把揽住我的肩膀,推着我出去。被这热情怔住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
  兰台小筑的身影逐渐缩小模糊。他紧握我的手,揽住我的肩,挣脱无果。即将步步踏入的,不是蓝桥春雪,而是不知名的房屋。


  想说出疑惑,可东坡絮絮叨叨个不停,无论如何插不上话。


  “兰!台!”就要快踏进去的那一刻,身后传来子由的声音。我暗自松口气。


  “哈——哈——”他双手撑着膝,明显是跑来的,缓过气,怫然不悦。


  “哥哥,你要带兰台去那间屋子干什么?”


  子由的声音低沉许多。


  “没什么,兰台约我去踏青,这边不是刚好可以通往其他地方吗。我就想用魂力带兰台去游玩。”


  东坡笑意解释道,明显子由不信,小跑到面前拉开我们二人,“兰台,我们走。”


  只留苏东坡一人在那门前。他紧握拳头,“可恶 ,明明差一点就成功了……”




【墨魂乙女向】身在花丛中,片叶不沾身·一


all✖️兰台  


一些修罗场 有时会更🚗或者单推 ooc


开坑!


请勿上升于诗家!仅限墨魂













   第四十二任兰台已任五载有余,曾经懵懂的小姑娘亦成长为成熟稳重的女人。只是像兰台这么优秀的名花为何在现世无人堪摘?洪度问过,无果。


   这让斋里的墨魂可就坐不住了,新世界的一切对于这些“老古董”来说都是耀眼的,更何况是闪闪发光的小四十二。而在兰台开始在斋内穿戴现世装束起,这躁动的情绪变从暗地浮出——无论是白皙的手臂与小腿,还是完美的身材。


  她像是果园中坐在果树上,向着过路的人们招手呼唤着他们来摘下这甜蜜的蜜桃。


  兰台梳妆时,斋主和摩诘争先为兰台束发,一人牵兰台的手腕,一人紧握兰台的手心;兰台穿的略单薄时,微之和阿岑抢着为兰台披上外套;兰台为日课苦恼时,韩老师借辅导之名将双手环过正坐在桌前的兰台,似有似无的贴近。而门外的柳先生,握紧了手中的资料...... 


  反观兰台,似乎不觉得有什么。“大家能这么喜欢我,我很开心!”她总将夏日的阳光映在面颊上,似乎殊不知墨魂的那些龌龊心理?谁知道呢。


  “墨魂不可以与兰台走的太近。”理应如此的。但.....


  这所谓“爱意”。这沉睡千年的心若是被撩动,可是难以再停止的啊.....







  今日难得在晚饭前做完了日课,东坡还没从厨房出来,我便起身开始在墨痕斋闲逛。碰巧撞见了菟菟和务观在和变成大鹅的观光吵架,觉得有趣脚步便停了。


    “你自己不抓紧机会赖谁啊,她是我的小弟,我陪她在现世呆着怎么了?”


  “你这是狡辩,她那么喜欢菟菟都不叫上我,凭什么一直跟你……”


    菟菟见到我,立马打断了务观“喵——”


   两人噤声,一高一矮目光同时射向兰台。见到是兰台,观光变回人形,嘴角似乎勾起,而务观那双眸子也变得无辜,好像受气似的。


  “咳咳。”我尴尬的笑了笑,“观光,务观,你们在吵什么,什么机会不机会的。”


  两人难得默契的沉默了。仔细看观光的耳朵尖已经微红,而务观似乎想要说些什么。明白了自己来的时机好像不是时候,而这时菟菟跳到我身旁蹭蹭我的手指,我顺了几下软毛放开它。


  “开——饭——啦——”加了麦,梦得的声音响彻整个墨魂斋。脑子嗡嗡的,仅停留着他的声音。


  “刘梦得!你吵到我耳朵了!”冲着厨房喊完,我微笑着对两个木头人道,“吃饭啦,难得大家都在,一起吃一顿,走吧。”


  语毕我迅速转过身向活动室走去。霎时,两个魂突然凑到我的两侧,小的拽着我的衣角,大的扯住我的外套袖子。


  “兰台/小弟”

   “坐我旁边”


   两人同时瞪了对方。


  “?”我不禁愣住,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这时传来韩老师的声音


  “兰台。”


  两人见韩愈到来,撒手。务观像个没事人一样,道,“走啦走啦”


  语毕四人便离开了。








  墨痕斋虽然不大,但也算得上舒坦。特别是饭后在兰台小筑的走廊上打坐吹着微风,享受拂过面庞的清香,赏自己的这天地,举杯邀明月再好不过。


  ……只是我不知原来这桃花酿还会令我发醉,看来贺监的酒果然不能乱喝。


  “兰台。”


  “……何人。”


  夜色朦胧,人亦然。醉后视线迷迷糊糊,回首入眼蓝色衣角,抬头定睛一看,是散发的退之。他像是刚睡醒,眼角有些发红,蹲下与我视线齐平,手中的披肩立马裹住我。似是不解,我喃喃着。


  “韩老师,我不冷。”


  “兰台身着太过单薄,在这风口上已经吹了快一个时辰,怕是要受寒。”


  我抬手抚平他紧皱的眉头,“老师还说我,自己明明只穿了件睡衣。绸缎的,一点也不保暖。”


  他似是头一次见我黏黏糊糊的样子,害羞的移开视线,却被我调笑着看过去。他起身,我也跟着站起来,身上的披肩随着我的动作滑落至肩膀,红晕爬上面颊,不知是借着酒劲还是什么原因,我对他竟口出狂言。


  “韩老师,害羞了?”


  “…巧言令色,当罚。”


  “可老师身边没带戒…唔!”


  他的阴影笼罩住我,轻轻贴上我的唇。他的双手扣着我的后脑勺,而我的大脑一片空白。微微睁眼,视线中只有他紧闭的双眼。


  他的吻太温柔了,心悸动,身僵住。也不是没在现世接过吻,只是从未想过在墨痕斋发展恋情,更别提是自己的老师了。吻毕,睁眼,一时语塞。


  “退之。”我轻拉住他的手,“我喝醉了,醒来就当没发生,可以吗。”


  “……愈,心中惭愧。”